土家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

土家花灯(永定区)




简介

永定花灯是张家界市永定城乡广为流传的民族民间歌舞,是土家族优秀的传统文化遗产。

永定花灯的特点是演员少(一丑一旦),道具少(两把折扇、一支牧笛、一根马鞭),乐器少(大筒一把、鼓一面、大、小锣各一、钵两对),场地小(一方木桌);唱词源于民间,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;曲调婉转悠扬,既有江南丝竹婉约之韵,又不失土家峒蛮俚俗之音,“咦儿呀得喂”是每出花灯曲目必用之衬词;表演动作载歌载舞,粗狂中透出土家山寨的泥土芬芳;有广泛的群众性,每盘花灯演出时,围观群众少则几十,多则成百上千。台上两人表演,台下数十人帮腔。由于永定花灯是由一丑一旦各持一把折扇,按唱词叙述故事情节且歌且舞地进行戏剧性的表演,动作温文而雅,极少摸、爬、滚、打的激烈场面,故被人称之为“文花灯”。


花灯2.jpg

传承人

赵秋红,女,永定区。


花灯5.jpg

起源

永定花灯源于何时?起于何地?至今尚无实据可考。但据清朝同治八年(1869)《续修永定县志》卷六《风俗志》载:“岁时初三日后,城乡盛鼓吹,扮鱼龙、狮子、花灯诸戏。而初九曰上久,十三曰上元,十五元宵尤盛”。由此可知,早在清朝同治之前,永定花灯即在张家界市区城乡盛行。


花灯3.jpg

出演步骤

传统的永定花灯有一套完整的出演程序,分为启灯、出行灯、上元灯、元宵灯、收灯共五个步骤。

启灯:不论何人以何种名目组建的花灯队,出灯前都要举行启灯仪式。大年初一晨,择一屋前场坪,置一方桌,焚香烧烛,全班人马在师傅率领下净手、净面,先师傅,次鼓师,再次琴师、丑角、旦角……净毕,各持三枚清香,虔诚行拜三跪九叩之礼,礼毕,鼓乐鞭炮齐鸣,然后首演“八大颂”曲目。据庹松侠老师说,此举意在乞求花灯祖师庇佑,演出顺利无忧。

出行灯:正月初一到初三唱出行灯。唱“拜码头”、“大八颂”、“下报条”、“小八颂”、“九连环”等吉庆花灯曲目。俟初四日方可外出串乡走寨演唱。

上元灯:正月初九进城演唱称“上九日”,又谓“玩上元灯”。限唱“小四景”、“红绣鞋”、“十画”、“十杯酒”、“女十绣”、“倒贴”、“打烟馆”、“八仙图”、“卖纱子”、“放风筝”、“卖花”等曲目。初十复串乡登门演唱。

元宵灯:又称“闹元宵”。正月十五日各路花灯齐聚县城大显身手,所唱花灯曲目不限。此日城中大、小店铺、会馆门前俱装饰得辉煌灿烂,各种鱼、虫、鸟、兽、传说、故事之灯高悬门首,形态各异。花灯所到之处,主人一概以礼相迎,敬烟、敬茶、赠送红包、炒米、糍粑,十分慷慨。是夜,全城灯火辉煌,鞭炮声、鼓乐声此起彼应,观灯者成百上千,扶老携幼,比肩继踵,风雪无碍,通宵达旦。

收灯:正月十六日,全班花灯演职员齐聚一处,将所用灯笼、扇子、纸花堆积一处,点燃冥钱香烛一起焚烧。丑、旦演员在鞭炮、鼓乐声中,丑先旦随,跃过火堆,名曰“熏烟火”。据李跃胜(李寿)老师说,不如此便遭厄运,或多灾多难,或如痴如癜。然后清唱一盘“十八扯”。演唱内容多由师傅或粗通文墨者即兴编唱吉言颂词,曲调则套用“大八颂”。如“一颂二本三万利,四杯早起,五上前,六作揖,七位堂前老爷尊,八位高高升,九皇恩,十皇恩,万般大吉顺”。然后全班人马会同本村花灯爱好者一同欢宴畅饮,分发“打发钱”及香烟、炒米、糍粑,尽欢而散。

永定花灯的传统表演程式虽不十分严谨,但亦有一定的规范化的身、手、步、扇功法,且都有一个漂亮的名称。如身法有:河鹰展翅、风摆杨柳、嫦娥奔月、美女卧蕉、乳燕戏水、魁星点斗、观音坐莲、降龙伏虎、金鸡独立、蜻蜓点水、骑马推车、描容整妆、怀中抱月等数十种。手法名称有:兰花手、凤头指、柳叶掌、鸳鸯手等。步法有:丁子步、踏步、云步、鸡仔步、齐步、启步、踢腿、攒步等。扇子功有:雪花盖顶、鸳鸯戏水、描龙绣凤、蝴蝶双飞、紫燕穿柳、荷叶映日、玉掌托盘等。

永定花灯唱词内容广泛,曲调丰富多采,现挖掘整理的词曲已近百首,其中最富特色,广为传唱的花灯曲目有:“大八颂”、“牧童放牛”、“放风筝”、“卖花”、“下报条”、“尼姑思春”、“四季相思”、“虞美人得病”、“瓜子红”等。

花灯4.jpg